大众健康之窗
产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园地 > 产业资讯
健康科普进行时丨专家共话中国创新药革新之路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23-06-04 16:12:16 热度:1519

  新华网北京6月1日电(肖寒)近年来随着国家医改政策的不断深化,原研创新药物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不断提升。其中,以恒瑞医药为代表的专注于创新药物研发的民营企业,也在这一趋势下崛起,助力中国创新药物实现跨越式发展。


  原研创新药物的崛起,得益于国家医改政策的大力支持。吡咯替尼正是在国家政策红利的加持下,成为实体瘤领域凭借II期临床试验就获得有条件批准上市的创新药物,彰显出国家医改政策推动创新药物研发和上市的决心与力度。


  在此背景下,本期《健康科普进行时》特邀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兵河教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治疗中心主任马飞教授、CDE前药品审评员夏琳博士、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泉人参与“医改政策下,中国创新药革新之路”话题讨论,他们将从不同的视角共论原研创新药发展。


2023060133ad67bf41464b609080e679b30edb9c_202305311b04e7b196b344439b2540445234252a.jpg

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兵河教授


  主持人:近年来,中国创新药研发取得了长足进步,受到国际学者的关注和认可。您在乳腺癌领域深耕多年,请您谈谈近些年乳腺癌领域创新药物的发展。


  徐兵河:包括乳腺癌创新药在内,我国的肿瘤创新药的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从仿制到创新这样一个漫长的过程。近年来,随着政策的鼓励与支持以及创新能力的提升,我国肿瘤治疗创新产品越来越多,彰显了我国医药企业在创新药研发方面的活力。无论是免疫治疗还是化疗药物,随着创新药产品的逐步问世,为医生在治疗肿瘤疾病上都提供了新思路与新手段。


  以创新药吡咯替尼为例,此款靶向治疗药的一期、二期、三期临床试验都由我们牵头完成。近期基于我们中心牵头的吡咯替尼III期PHILA研究的数据,NMPA将吡咯替尼与曲妥珠单抗和多西他赛(PyHT)晚期一线治疗适应症纳入优先审评审评程序,仅仅时隔6个月该新药上市申请(NDA)就快速获批,为中国的HER2阳性乳腺癌晚期一线治疗提供了新的治疗方案。


  吡咯替尼是中国首个自主研发的HER1/HER2/HER4靶向药物,在乳腺癌治疗领域,已获批了两项适应症,本次PyHT方案晚期一线适应症的获批,意味着吡咯替尼迎来了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领域的第三个适应症,同时这也是吡咯替尼针对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第二个适应症。从目前的研究进展来看,吡咯替尼临床获益广泛覆盖HER2阳性乳腺癌早、晚期人群,不管是用于早期新辅助治疗,还是晚期一线和二线治疗,吡咯替尼均展现出抗肿瘤实力。


  近年来在乳腺癌领域,国内生物医药的研究是十分活跃的,我们既得到了国际同行的高度认可,也在国际会议上进行了多次交流,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传递出中国在治疗乳腺癌方面的声音。希望今后能够有更多的创新药走向世界。


2023060133ad67bf41464b609080e679b30edb9c_20230531f2791f30734f4f87ae4ae244a9ea6187.jpg

CDE前药品审评员夏琳博士


  主持人:夏琳博士之前在我国药品审评中心工作,亲眼见证了国家对创新药物审评的不断优化和改进。能否请您介绍相关变革?


  夏琳:2015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简称《意见》),由此拉开了药品审评审批制度改革的序幕。我也有幸见证了这样一个历史时刻。


  2015年,《意见》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改革政策如提高审评审批质量、提高审评审批透明度、提高药品审批标准等来促进创新药的发展,给创新药制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鼓励创新药发展。


  2017年,《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印发,进一步提出改革临床试验管理、加快上市审评审批、促进药品创新和仿制药发展、加强药品医疗器械全生命周期管理等改革措施,明确指出可附带条件批准上市的加快审评审批情形。2018年8月,吡咯替尼乘着政策东风,被给予了有条件批准。


  2020年,新的注册管理办法在总结以往改革意见政策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四种推动创新药加快上市的途径,包括突破性治疗药物程序、附条件批准、优先审评审批和特别审批程序,从不同的维度不同阶段助力创新药更快上市。吡咯替尼最近获批的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一线适应症,就是凭借其非常突出的疗效结果被纳入优先审评审批程序,从品种受理到批准上市仅用了6个月时间。可以看到,自2015年药品审批制度改革以来,我国创新药的上市速度实现了飞速发展。在2015年以前,我国每年批准的创新药以个位数统计,如今,我国每年批准上市的创新药可以达到30-40个,其发展速度有目共睹。


2023060133ad67bf41464b609080e679b30edb9c_20230531c4f1d5900a754bc28c358a6b2b18a41f.jpg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治疗中心主任马飞教授


  主持人:马飞教授自2018年国家决定以乳腺癌为试点,开展肿瘤规范化诊疗的质控工作以来,就一直在思考应该如何更好的推进肿瘤的规范化诊疗工作。能否请您结合您所做的一些工作,谈谈您的相关看法和体会。


  马飞:2016年国务院印发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指出要针对癌症等慢病强化筛查和早期发现,推动机会性筛查。癌症管控一直是我们努力的重要方向,提升癌症患者的5年生存率,一直也是健康中国战略的重要一环。


  2018年,国家决定以乳腺癌作为试点,启动肿瘤规范化诊疗防控工作。自2019年正式启动以来,在包括徐院士在内的全国专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已经从多个维度实现了肿瘤诊疗的进步。


  在国家政策法规指南规范层面上,我们在如下领域已经实现了从乳腺癌的筛查到规范诊疗,到合理用药,到晚期到随诊随访的全覆盖,同时也形成了以质控指标为抓手的质量控制的体系。


  在信息化体系方面,我们也以国家抗肿瘤药物临床应用监测网为平台,建立乳腺癌的单病种数据库,建设数字化质控的体系。此外,我们在全国层面,以优秀的区域龙头医疗机构为试点,助力其加强诊疗能力。目前,第一批的200家试点中心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第二批试点中心也正处于申报阶段,通过多少方式推进乳腺癌的诊疗工作。


  最后,规范化的药物治疗和使用以及规范化的管理,也是创新药发挥最大作用的前提和保障。未来,我们也希望通过更多创新药物的研发获批上市,并且在临床上得到广泛应用,来实现以创新药为代表的优质医疗资源的扩容下沉,服务于全国的肿瘤防控事业,推进肿瘤防控事业发展。


2023060133ad67bf41464b609080e679b30edb9c_20230531301674c0d78b4d1b8ddfce3d150b9e74.jpg

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泉人


  主持人:国家医改政策为本土创新药企带来了政策支持、市场机遇和技术创新。近年来,恒瑞医药的创新药物业务是如何借助国家政策东风发展壮大的?


  王泉人:恒瑞医药是国内最早布局创新的药企之一,自2000年以来,我们组建了创新药研发团队,保证每年超过10%营收的创新投入。二十多年来,恒瑞医药持续投入创新研发,在创新药上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截至目前,我们已经有12个创新药获批上市,同时70多个创新药正在临床研发阶段。


  另一方面,在国家的政策扶持下,近年来创新药也得到了长足发展。随着2015年药品审批制度改革以及一系列的政策鼓励,恒瑞医药也进入到了创新药的“收获期”。截至目前,我们已经取得了10个突破性治疗药物的认定,有88项药品的上市基于附条件批准,与此同时,我们也拿到了36个优先审评药品品种。通过政策+创新的双效赋能,恒瑞医药实现了创新转型。


  主持人:在国家医改政策的推动下,临床研究成为创新药品研发和上市的关键环节。徐院士作为GCP中心的牵头人,带领研究团队积极开展各种类型的临床研究,请谈谈您的感受和心得体会。并结合吡咯替尼等药物的成功问世,谈谈这对于国产创新药物研发的重要启示有哪些?


  徐兵河:其实,每年进入到临床试验的药物数量有很多,但是最终能够走向市场惠及患者的药物数量却非常少。在一期、二期临床试验时,就已经淘汰了大部分药品,即使最终能够进入到三期试验,得以上市的产品也是凤毛麟角。


  我认为想要做好创新药的研发工作,除了医药公司付出努力以外,临床试验环节也是十分重要的,临床试验考验临床研究工作者的智慧和临床研究能力。其中,临床试验设计和质量控制最为重要,没有设计就没有科研,整个临床试验的质量把控,应该贯穿在从设计到试验的全过程;最后,研究者对全过程的协调能力也是临床试验工作的关键,掌握研究实时动态,对每个阶段进行总结,也能帮助我们及时解决问题,积累成功的经验。


  此外,在开始进行临床试验之前,我们要对试验产品有一个初步的预估,即这个产品值不值得开发,值不值得花费精力开展临床研究,一旦决定投入到研发工作中,我们就应该高质量地完成相关临床试验。


  主持人:夏琳博士您作为吡咯替尼上市审评过程当中的一个亲历者,现在回首来时路,如何看待当初的这样的一个决策?


  夏琳:有条件批准其实是有一定风险的监管决策,吡咯替尼以非常优秀的确证性研究结果证实了其明确的临床获益,现在来看,非常欣慰当时通过有条件批准加速了这款好药的上市,得以早日惠及患者。与此同时,审评审批的过程也给我们将来完善和修正附条件批准的技术标准提供了更多的经验依据。


  当时选择给予吡咯替尼有条件批准,首先是源于目标适应症有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吡咯替尼上市前,国内市场并没有抗HER2治疗的国产药,进口药物价格昂贵且选择有限, 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有极大未满足的用药需求。吡咯替尼靶点及作用机制明确,临床前体内外研究结果及临床研究数据相互印证,虽然是以替代终点ORR作为主要终点,但PFS也观察到了一致的获益趋势。此外,在给予有条件批准时,吡咯替尼的确证性三期研究已完成了入组,预期将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得本品是否有确实临床获益的证据,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监管的风险。所以从不同的维度去衡量,我们当时来做这个决定还是有很多支持的依据,是附条件批准的一个很好的范例,在这个审评过程中积累的经验也帮助我们将来不断完善附条件批准的技术标准。


  主持人:能否请马飞教授谈谈,您认为吡咯替尼能顺利上市、不断成长,其中的原因有哪些?您又如何看待吡咯替尼的上市对于乳腺癌领域抗HER2治疗的重要意义?


  马飞:吡咯替尼的上市,除了国家审评机制改革的突破以外,还得益于三个因素。


  第一,我国创新药的研发能力在快速发展,从既往的仿制药到如今创新药的研发,从药学层面上看,我国的药物结构学、药物生物学等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这也为我们研发更多创新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第二,我国临床研究能力也取得了显著进步,既往我们做了很多国际多中心的临床研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积累了很多临床研究的经验和国际上先进的理念模式,助力创新药的临床研究高效推进。


  第三,在转化研究领域,随着科技水平的提升,尤其是临床转化研究水平的提升,我们有更多的能力能够帮助我们在临床研究过程中发现问题,从而解决问题,推动临床试验的进步。


  也正是由于药物研发的进步、临床研究的进步以及转化研究的进步,一并促成了以吡咯替尼为代表的诸多创新药在中国实现了成功上市。吡咯替尼在中国的上市,打破了进口抗her2药物在中国长期的垄断;另一方面,吡咯替尼上市期间正值我国从仿制药大国转变为创新药大国的关键节点,以吡咯替尼为代表,未来我国将会生产更多的原研创新药物,不仅服务于中国的肿瘤患者,也会为全球肿瘤防控事业做出贡献。


  主持人:恒瑞医药作为一家本土创新型的一个制药企业,致力于推进医疗技术的创新和药物研发。对于恒瑞医药而言,你认为什么时候可以做到 “First in class”(首创新药),需要做哪方面努力?


  王泉人:我认为解决临床问题要比做到“First in class”更重要。在以往的创新药市场中,我们可以注意到,很多得以上市的药品并不是“首创新药”,但是它们能够通过解决临床问题,达到后来居上的效果,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我认为比凭空去谈做到“First in class”更加实际。


  作为创新型国际化制药企业,恒瑞医药也一直致力于解决研发过程中出现的各种临床问题。我认为对于中国的药企而言,随着我们对临床问题的认识不断深入,不断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我们就能够把临床问题具象化,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处理好问题,才算是真正实现了“first in class”,从而引领创新发展。


  近年来,我们在乳腺癌方面加大研发,开展了多项临床研究。以激素受体阳性为例,我们研发出了高度选择性雌激素受体降解剂,此外,我们还在临床中发现可能能够解决耐药问题的新一代抗体偶联药物adc,这些都是潜在的“first in class”,在临床问题的基础上去解决临床问题,才能够助力创新药可及性提升。


(责任编辑:秋彤)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您是不是忘了说点什么?

0 条评论
最新新闻

殷大奎

于智敏

于福年

俞梦孙

张维波

杨 泽

于树玉

万承奎

陶国枢

产业园地
网站介绍 | 加盟合作 | 免责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网上投稿
Copyriht 2011 by www.jk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健康之窗网站版权所有
中国老年保健协会支持协办:中国老年保健协会养老健康科技创新分会
投稿邮箱:zgjkzc@sina.com QQ:492974624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50669京公网安备:11010502050669 工业和信息化部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京ICP备090470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