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健康之窗
专家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园地 > 专家论坛
吴玉韶:迎接银发经济发展的新时代

来源:大众健康之窗 时间:2024-04-15 19:44:22 热度:1363

  2024年4月7日,以“发展新质生产力,助力银发经济”为主题,由中国老年保健协会、中国合作贸易企业协会联合主办,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银发经济办公室承办,中国老年保健协会养老健康科技创新分会、中国老年保健协会老年健康标准分会、中国合作贸易企业协会民营经济分会、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商业创新分会协办,今安健康控股集团等单位支持的“首届银发经济北京高峰论坛暨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银发经济办公室揭牌仪式”在北京隆重召开。复旦大学老龄研究院副院长、教授,中国社会福利与养老服务协会理事会会长吴玉韶做《迎接银发经济发展的新时代》的报告。

11-11.jpg

  复旦大学老龄研究院副院长、教授,中国社会福利与养老服务协会理事会会长吴玉韶。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

  很高兴来参加中国老年保健协会主办的银发经济高峰论坛,根据会议的安排,我给大家做一个迎接银发经济发展的新时代的专题分享。三个内容:一、银发经济与国办发1号文件;二、银发经济是未来最确定的大产业;三、银发经济发展的重点领域。

  一、银发经济与国办发1号文件

  我们都说“银发”这个词跟老年是有区别的,银发象征更积极的意义,所以日本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出现了银发族、银发消费、银发产业等等,后来欧洲国家也开始沿用这个概念。

  日本的银发经济的发展轨迹对我们现阶段有很多的启示,所以,我们现在国办发今年发的1号文件我觉得并不是偶然的,是人口老龄化发展到这个阶段的必然产物。

  日本的银发经济发展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节点,就是2000年的介护保险的出现。欧盟和欧洲这些国家、OECD(亚洲经合组织)的国家提的银发概念跟我们其实有相似,也有不同的。它讲的是包括欧盟理事会、牛津经济学、欧盟委员会提的都是50岁以上,我们中国人讲的中青年,并没有讲50岁以后,我们讲的是为老年期做准备的,也许是50岁,也许是30岁,也许是20岁,所以我们的银发概念比欧盟欧洲国家内涵外延还广,拓展的空间更加广阔。

  大家都知道刚才反复提了这个文件(国办1号文件),这个文件大家最近做了很多的解读,我想讲这个文件的意义。

  第一个意义,这个文件能在全党全社会形成高度重视银发经济的氛围,特别是能够引起党政领导,特别是主要领导的重视,我觉得这个文件的影响力会超过以前任何养老文件。因为以前养老文件都是在圈内流行,但是这个文件是圈内圈外都走红,尤其是党政领导形成共识,我觉得这个文件是最大的意义所在。

  第二个意义,我们过去讲养老服务业、养老产业、老龄产业到银发经济,从为老经济到备老经济,从养老到享老,这个文件最积极的意义是体现了积极老龄观,尤其把备老经济放到里面,所以这是我们老龄认识和实践的重大跃升。

  第三个意义,2013年叫做养老产业的元年,当时因为发了一个国办发35号文件,正好是十年之后,今年1月国办发了1号文,所以我认为这个银发经济的文件是我们中国养老,也是银发经济发展的又一个十年的开端,所以也叫做银发经济的元年,具有开创性的意义,所以这个文件无论怎么讲都意义重大。大家需要高度重视,深刻领会。这是我讲的第一点。

  二、银发经济是未来最确定的大产业

  我们都知道现在有一个很流行的词叫做“不确定”,确确实实不确定,经济不确定,产业不确定,社会不确定,尤其技术的变革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所以总书记用了一个词,叫做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确确实实人类历史上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时代,尤其是技术的迭代变革以几年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发生变化,这是人类历史上所没有的。但是长寿时代是确定的,人类一定是越活越长寿,而且我们追求目标,无论是科技的进步,产业的发展,其实我们追根溯源都是为了更加长寿,所以长寿时代是确定的,银发产业我用了三个词:最确定、最稳定、大产业。

  我们讲人口老龄化一定不能只从人口角度考虑问题,其实人口老龄化影响更多是经济,任何经济其实都是人口经济,没有一个经济现象与人口无关。老龄化特别是长寿时代带来的不只是人口结构变化,而是整个经济社会文化的重塑性的转变,是一个全新社会形态,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遇见过。今后几乎所有的产业都要为老龄社会做转型和细分,所以以后不是银发经济,而是所有经济的银发化。国家卫健委的一位司长他讲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他说今后除儿童医院外,所有的医院都是老年医院。我后来点评,我说你这个认识是很到位的,除了儿童医院,所有的医院都是老龄医院,这就是一个老龄化的社会认知。

  刚才前面专家也引用了复旦老龄院所做的预测,未来我觉得银发经济有三大机遇。

  第一,政策机遇。因为银发经济是政策驱动型经济。全世界都一样,中国更不例外,而且中国的政策驱动性更强。特别是党中央国务院把这个上升到国家战略,所以我们过去的养老都觉得都是家事,现在上升到国事的战略高度。

  第二,需求机遇。随着总和生育率的变化,刚才讲的长寿时代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上世纪的第二次、第三次婴儿潮出现,60后必然是老年人口增长的高峰。我们这些年随着不断的调整生育政策,但其实我们生育率是下降的,所以老龄化是不可逆转的。一方面出生率下降,另外一方面预期寿命不断延长,活的越来越长,生的越来越少,所以老龄化不可逆转。再一个不仅仅是数量变化、结构变化,更重要的是我们新生代的老年变化,叫做“6060”,60年代的出生的人进入60岁,这是一个新生代的老年人。

  这一代的老年人跟40后、50后完全不一样,他们有消费实力和消费意愿。上一代愿意为子孙花钱,舍不得为自己花钱。这一代其实子孙的条件都很好,用不着为子孙花钱,更多是为自己花钱。

  第三,转型机遇。我们都知道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的经济发展新格局,我们要由制造型大国向消费型大国转变,所以国内消费是经济最大驱动力,在国内消费里面唯有银发消费是处女地。

  我们过去讲驱动经济的三驾马车,当时消费放到最后面,出口在最前面。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我们驱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变了,第一,消费、第二,投资,第三,出口。

  三、银发经济发展的重点领域

  银发经济涉及到老年人全生命周期的各式各样的服务,也包括备老的、为老的经济,涉及面非常广,我讲几个领域。

  第一,银发的健康业。为什么把银发的健康放在第一位,我想需要确定两个认知。第一,无论做银发,无论你是否直接做健康,其实健康都是老年人最大的刚需。因为所有老年人最舍得花钱的是健康,除此之外没有第二项能够形成这么一个共识。第二,我们讲健康的时候,大家马上想到医疗,特别是医院。其实健康不等于医疗,也不等于医院,而且也不等于事业,其实健康除了医疗和事业之外,产业的空间更加巨大,特别是健康服务业,刚才北大的张教授也讲了国际社会的健康老龄化,所以我们要以国际社会的健康老龄化新理念来反思我们的生命历程。

  我们做了十年的养老,主要是在失能方面,这个只是老年期的几年,最近开始关注临终,这只是几个月,但是我们全社会共同忽略了一个更大、更有希望的就是老年的衰弱期,这是几十年。

  从产业角度以及积极老龄化角度,更有干预和控制价值的是衰弱期,其实这个衰弱期控制好,就能最大限度的去压缩失能期,乃至临终期,这个是更有意义的。也就是说,我们说的不好听叫做死得快,这一切也是对老年人身体健康以及养老也是一个好事。

  我们健康管理其实是未来可以做成一个很大的产业,我们现在健康管理都是停留在少部分高知人群当中,所占的面很小,而且我们这个健康管理现在是非常浅层次的,所以未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出现为全过程、全要素的健康干预和管理提供了可能,过去是不太可能的。

  下一个是康复。凌峰教授讲的现代康复是对老年和神经疾病的温暖和革命,他用的数据是以脑卒中为例,接受康复的90%能够生活治理,不接受康复的只有6%,接受康复的30%能够恢复工作,不接受康复的只有5%,所以康复领域是我们银发养老一个巨大的盲区,我们绝大部分的失能老年人都具有康复价值。我们的家属机构,包括老年人,一到失能阶段就送到护理院,其实失去了康复很重要的环节,非常可惜。我们老年人的康复跟年轻人康复是不一样的,老年人恢复30%和50%就非常好了。我们讲的老年康复更多是一个功能康复,而且未来不是只三甲医院、大医院的康复科室是术后康复,而是社区的功能康复,所以我们做养老都没有商业模式,当时我预测未来社区康复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点。

  第二,银发制造业。从银发的角度,制造业可以说涉及到老年人生活的全领域、全过程、全要素都需要制造业的支撑,所以我们制造业跟发达国家相比还是很滞后的。尽管这十年发展很快,我们中国已经是制造型大国,但是老年制造的滞后关键是研发和使用场景。

  第三,文化业。像旅居养老和老年教育,未来都是非常有潜力的。特别是我们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大国当中旅居资源最丰富的两个国家。俄罗斯面积比我们大得多,但是俄罗斯不是旅居大国,他是单一的气候区,不像我们国家气候可以是互补的,民族文化、中医中药等等。还有老年教育,我过去讲过一句话:学习是未来最好的养老。与养老机构的“床位”相比,老年大学的“座位”是一种更积极、更主动、更经济的养老选择。

  第四,银发的金融业。因为老龄社会长寿时代离不开金融,金融也离不开银发经济,所以未来这两个领域应该是相互认知、相互走近,包括我们养老如何利用和认知养老金融,养老金融如何认知和运用银发经济,可做的事情还非常多。

  我们的银发经济确实面临着巨大的发展机遇,但是也面临着很多的问题。我们毕竟只发展了十年,对一个行业以及产业来讲,十年是一个很短的时间,所以银发经济的完善,我的预测还需要二十年左右的时间。到2050年左右,我们的银发经济一定会成熟定型。

  最后,用复星董事长郭广昌先生的一句话作为我今天分享的结束,他说:我相信我们真的要沉下心,做对的事情,做难的事情,做需要时间积淀的事情。我想银发经济就是正确而困难的事情。

  最后用一句古语,叫做:种田得谷,敬老得福。谢谢大家。也祝福大家。

  (根据在“首届银发经济北京高峰论坛暨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银发经济办公室揭牌仪式”上报告整理。)

相关链接

石  军:顺应新质生产力发展大势 提高银发经济发展水平

吕世明:无障碍智能产品助力银发经济

高  强:发展银发经济的重点在于老年人的需求

张拓红:全世界都意识到现在老年保健严重不足

李  玲:探索中国式银发经济

陈洪俊:标准化引领银发经济高质量发展

(责任编辑:秋彤)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您是不是忘了说点什么?

0 条评论
最新新闻

殷大奎

于智敏

于福年

俞梦孙

张维波

杨 泽

于树玉

万承奎

陶国枢

产业园地
网站介绍 | 加盟合作 | 免责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网上投稿
Copyriht 2011 by www.jk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健康之窗网站版权所有
中国老年保健协会支持协办:中国老年保健协会养老健康科技创新分会
投稿邮箱:zgjkzc@sina.com QQ:492974624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50669京公网安备:11010502050669 工业和信息化部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京ICP备0904704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