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健康之窗
专家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园地 > 专家论坛
高强:发展银发经济的重点在于老年人的需求

来源:大众健康之窗 时间:2024-04-13 10:50:35 热度:1330

  2024年4月7日,以“发展新质生产力,助力银发经济”为主题,由中国老年保健协会、中国合作贸易企业协会联合主办,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银发经济办公室承办,中国老年保健协会养老健康科技创新分会、中国老年保健协会老年健康标准分会、中国合作贸易企业协会民营经济分会、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商业创新分会协办,今安健康控股集团等单位支持的“首届银发经济北京高峰论坛暨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银发经济办公室揭牌仪式”在北京隆重召开。原卫生部部长,第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主任高强在论坛上解读银发经济。

6-6.jpg

  原卫生部部长,第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主任高强。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企业家,各位同志,大家好!

  我听各位专家的讲解,受到一点启发,考虑一下讲一点观点,但是肯定准备的不充分,也不一定讲到点上,大家听了以后肯定不解渴,先抱歉。讲几个观点。

  第一,正确理解银发经济的科学内涵。

  刚才几个同志讲2024年是银发经济的元年,我不赞成这个提法,大家这么说有一点根据,今年1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发了一个文件《关于发展银发经济的意见》,所以是元年。大家没有注意过2020年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就提出了要实施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国家战略,积极开发老龄人力资源,发展银发经济。为什么大家不把2020年作为元年?应该说十九届五中全会做出的决议是中央做出的,他的地位应该比国办这个文件高很多,所以这就不好讲了,到底哪一个年是元年呢?不好讲。我建议不讲这个词,因为银发经济根本上来讲就是老年经济,就是老年产业,就是为老年提供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这个宗旨我们的党和政府一再一以贯之,多少年都在力求发展。哪一年是元年?所以这个事我提一个建议,你们思考。

  银发经济涵盖面非常宽,涉及到的人群非常多的一个经济,他首先是经济,是涉及到我们国家的高质量发展的经济,必须要体现高质量发展的宗旨和要求。其次,他又涉及到老年人的健康,又和健康中国建设密切联系在一起。第三,就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一是经济,二是健康,三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这跟银发经济都有关系,缺一不可。所以对于银发经济的发展,怎么去评价它都不为过,它的重要性以及重要地位和作用,大家都讲非常透彻,我赞成。这么多企业家来参加这个论坛,实际上也是对我们发展银发经济的高度重视。

  但是银发经济不是一个独立的经济,他的外延其实并不明确,并不是说一到五就是银发经济,六到十就不是银发经济,没有这个概念。有一些产品和服务是老年人独享的,比如说养老肯定是老年人的,其他的有一些服务,比如说助餐,帮助你吃饭,老年人可以享受,年轻人不能享受吗?也可以享受。还有一些保健、健康管理、医疗服务,只有老年人吗?年轻人也享受。有一些保健产品老年人享受,年轻人不享受吗?他也享受。所以发展老年经济提法我赞成,但是作为一个企业来讲,我这个企业就是一个老年经济企业,他提供的服务有可能是专门针对老年人的,但是产品不一定针对老年人。他提供的所谓老年应用的一些产品,年轻人也可以用。

  刚才大家讲“备老”,这个词也不太好听,谁也不愿意准备老,但是又不得不去应对老。

  还有一个为青年人提供的产品,老年人不能服务吗?也能。所以这个东西是一个灵活的,是一个机动的,不是一个固定化的一个词。我们从理论上来讲可以这么讲,但是真正做实业以及做产业、产品和服务要从实际出发。他的服务一定是为人的生命全周期服务理念,是为老年人服务,也为中青年,甚至少年服务,可以说他重点为老年人服务,涵盖着领域应该是面向我们全人类。

  另外,银发经济和老年人的合法权益是什么关系?我们现在讲的全是正面的,有利的,都是为老年人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和各种各样的产品,是需要的,老年人他所必需的东西我们要有供应,要有服务,要有保障,这没问题,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冲突谁也没有讲有冲突的。既然是经济,他要赚钱,他有合法收益,这个事件怎么去处理它?我们很多的讲健康产业或者讲银发产业,往往都愿意讲一个数字,大产值,到某某年达到几十万亿,这个钱从哪来?从老年人身上来,这里面的矛盾怎么去处理?不可回避,因为不管是什么经济都是买方市场,产品也好,服务也好,是老年人根据自己的需要以及根据自己的支付能力进行选择,我认为好,我就要,我认为不好,就不要。这是一个现实,所以我们做银发经济的企业家一定要处理好这个关系,不仅要保障我们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使老年人感到满意,达到他的一个理想效果,还有就是处理好经济关系。我们做企业肯定要得利,赔钱的事也发展不了,但是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支付能力,太高的、太贵的尽量要考虑实际需要。这个问题不可回避。

  第二个观点,大家都提到新质生产力,最近这是一个热点,大家都在讲这个,我现在对这个事理解的不是特别透彻。这是中央提出来的一个新的理念,我们研究这个事不要光学者去研究,我们的企业家要去研究,我们的实际工作者要去研究,不能光知道理论,不能停留在理念上,而要停留在实际行动上,不要懂他是什么?而且要弄清楚我要做什么?如何做这是最根本的。按照一般的来说新质生产力从道理上讲以创新为指导,要超越传统的经济增长模式,这个话很重要的。首先要说清楚我们传统的增长模式是什么?传统的增长模式我们有什么经验和不足?我们要克服它,全新的增长模式是什么?这个要讲清楚,它是一个新的、先进的生产方式和生产能力,这都对,问题在于如果落实到实际当中,问问哪一个企业,大企业准备怎么做?按照新质生产力的发展应该怎么发展?有几个我们的企业家能说清楚?这是必须做到的。

  不管什么样的生产力,落实不到我们的企业,落实不到我们的经济实体,落实不到我们每一个劳动者就很难真正体现到推动我们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作用,新质生产力他也是生产力,按照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生产力的三大要素是必不可少的。第一个要素是劳动力,劳动者。在新质生产力的条件下,我们的劳动者应该是什么样的劳动者?这必须要研究清楚,必须要说清楚。我们企业的一个员工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和要求,达到什么标准才是一个新型的劳动力?这个必须研究。所以按照这个东西,我主张我们真正研究一个新的理论?还是坚持理论与实际相结合?要动员我们的全社会来研究这些,提出方案,提出可供操作的行动规划,一步一步地去落实。最后,我觉得落实到什么地方?落实到新产业、新项目、新技术、新产品、新服务,最后落到新消费,最终是新消费。

  我们一直在讲消费,刚才有的同志讲了消费是拉动经济最主要的因素,出口不是要消费吗?出口不是中国人消费,是外国人消费,但也是消费,最终消费,但是消费能力的提高不仅在于收入水平的提高,有的专家说现在我们消费能力差是没钱,我也不完全赞成,一年储蓄增长十几万亿,没钱吗?可能是不均衡,有的人钱很多,有的人钱很少,这是一个突出矛盾,但从总量上来讲并不是缺钱。缺的是消费方向,我们往哪消费?一个三天的假,清明节多少人出去?一个春节几十亿人次在流动,这个消费能力全世界独一无二,没有这么大的消费能力。现在问题在于我们新的消费在哪里?我觉得找不到,没有,还尚未出现大规模的消费刺激。原因在哪里?没有新产品。我们消费现在还是旅游、餐饮,医疗消费这个不能刺激,医疗越刺激越不健康,2003年全国各类医院接诊人数是95.6亿人次,比2002年增长了11亿人次,全国平均一年看7次病,这种消费不能刺激,越刺激越不健康,这里面存在很多的问题。

  另外我们再说这个事,现在缺的就是新产品。比如说从高端来说,我们现在出口是三大件,电动汽车、锂电池、光伏。电动汽车是一个创新,比燃油车当然是一个创新,但他的创新又不是一个革命性的创新,我是这么认为。过去烧油,现在烧电,把油转换成电,用在汽车上,它是创新了,但不是革命性的创新。真正革命性的创新用太阳能,我们不是没这个能力,我们的光伏是世界第一,但是我们的光伏只是光板发个电,如果我们的电动汽车是太阳能转换的,我的车开在马路上太阳照着自然就发电了,都赞成充电,这有一个电池就可以用很长时间,既消耗,又充电,这项技术有吗?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这是可行的。

  我记得在几十年前,在二十年前的时候,跟我们水利部长开玩笑,我说你是水利部长,南水北调,不要从地面调,从空中调,调云,行不行?他说是空想,我说科学就是空想,空想出来慢慢就是幻想,幻想慢慢成了理想,理想慢慢成了现实。科学家应该是这样,不要老跟着人家有的,我们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走,我们现在已经超越了追赶的阶段,应该超了,别人没有的,我有,别人有的,我好,这才是新质生产力。落实到每一个环节,光学者在那里讲不行。

  我们的政府以及各个部门要有落实的行动、政策措施、项目,我们的企业要参与行动,我们全国老百姓都要支持,都要参与,都要推动新质生产力的发展。要把它跟我们的银发经济结合融合在一起,为老年人提供服务的这些产品,既要有传统的,也有创新的,创新的这个中央有一个新词,叫做先立后破,跟文化大革命期间先破后立不一样,不是一个观点。我认为四个字非常重要,我们在创新没有成功之前不要丢掉传统的。传统的已经成功的,不要轻言放弃。我们立足的方向是要创新,是要逐步改变传统的生产方式和生产能力,是我们的生产力更高,效率更强,这是我们的方向。这个方面的几个关系一定要处理好,真正能看到我们有真正有几个企业以及有几个产品、几项技术、有几个服务超越世界各国,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第三个观点,我简单跟大家讲一下,发展银发经济的重点在哪里?在于老年人的需求,需求什么就发展什么,当然作为企业发展并不是完全被动地跟在老年人后面,可以适当地超越、引领,但是一定要从实际出发,从老年人的实际需要出发。最需要的我们先给提供,现在最需要的是几项服务,助餐的、助乐的、行动不便的、帮助康复的等等,有一些必不可少的老年人的必须要满足,企业不满足,政府也要满足。我们不发展企业的话,也要发展事业,也要提供这些老年人必不可少的东西。经济不一定都是社会的,都是民营的,我们国有的、事业的、财政政策支持的服务也是必须要发展的。这个是必须要做到的。

  还有一些有利于推动健康的一些保健品以及产品,还有一些器械也是我们要重点发展的。第三个更高一层的,现在社会上还没有的,世界上也没有的,我们要下功夫去研究和开发,去试制,当然可以市场试行,这几个阶段性银发经济都要发展,缺一不可。大家不要一哄而起,不要一看哪一个搞的成功了都去搞这个东西,往往就会粥多僧少,这方面几个关系要处理好。

  现在最急需的银发经济是农民,是单身孤寡老人,单巢老人,这些需要我们给予格外的关注。我记得国外文件当中其中就有一条要发展农村的养老事业,现在农村的养老几乎没有,我参加过几个关于养老机构发展的研究,几乎没有人提农村,没有人提农民,农民的消费力很低,但就是这个是必不可少的。过去我们讲小康不小康看老乡,我们现在讲健康不健康也要看老乡。老乡占一半,而且那些人的问题的解决难度比城市里的问题的解决要难得多。我记得2030健康中国规划,曾经有这么一段话,2030年,我们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要实现均等化,2030年到现在还有六年的时间,大小城市均等化就非常困难,城乡之间的均等化更困难,所以这个事情要发展这个东西,我的主张是从最困难、最基层、最必须的环节入手,解决一个环节往前迈一步,不能齐头并进,最必须、最需要的服务必须优先保障。

  由此而言,提到我们今后医疗健康发展的方向重点在哪里?在基层,我们绝对不是把重点放在大型三甲医院的发展上,三甲医院是干什么的?第一,它是一个医学科研中心。现在我们很多三甲医院起不到这个作用,它没有新的技术、新的设施、新的药品研发,它做不到这个。第二,它是救治疑难病症的机构。我刚才说96亿人次里面有多少人是需要急救的?没有太多。所以我们现在发展的体系是大马拉小车,大医院看小病,有多少门诊是大医院服务的?我们如果到欧美那些国家看一看,门诊基本看不到病人,都分散在基层以及分散在民众中间,这是应该发展的理想模式。所以今后的发展和银发产业的方向应该是一致的,发展必须的、发展基本的,发展人民不可缺少的服务和经济。

  谢谢大家!

  (根据在“首届银发经济北京高峰论坛暨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银发经济办公室揭牌仪式”上报告整理。)

相关链接

石  军:顺应新质生产力发展大势 提高银发经济发展水平

吕世明:无障碍智能产品助力银发经济

张拓红:全世界都意识到现在老年保健严重不足

吴玉韶:迎接银发经济发展的新时代

李  玲:探索中国式银发经济

陈洪俊:标准化引领银发经济高质量发展

(责任编辑:秋彤)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您是不是忘了说点什么?

0 条评论
最新新闻

殷大奎

于智敏

于福年

俞梦孙

张维波

杨 泽

于树玉

万承奎

陶国枢

产业园地
网站介绍 | 加盟合作 | 免责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网上投稿
Copyriht 2011 by www.jk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大众健康之窗网站版权所有
中国老年保健协会支持协办:中国老年保健协会养老健康科技创新分会
投稿邮箱:zgjkzc@sina.com QQ:492974624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50669京公网安备:11010502050669 工业和信息化部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京ICP备09047049号-1